这个好甜

为什么不吃我的安利

【拔杯】夫夫同居调查

写了短小精悍,娱乐欢脱的拔杯。

*视角是调查人员的
*首先回答问题的先生的答案,会告知后者。
*娱乐娱乐,不要认真

“你一定觉得,我是被支配的那一个。不管怎么看,都是hannibal厉害多了。”will这样说。

“你一定觉得,我是支配他的那一个。不管怎么看,都是will善良多了,”hannibal这样说,“我和他同居了,他要求我不再狩猎活人,就好像在管教一个孩子一样。”hannibal得意的笑。

“他每次都得逞…”will说,“每次他带着一些奇怪的东西回来,就一脸无辜的看着我,说对不起对不起,”will无奈的抹了一把脸,“可心里想的绝对是今天这一餐怎么吃,绝对…”will叹了口气,摇着头。
“噢,不仅这样,他还肆无忌惮的侵犯我的隐私,”will敲着桌面控诉,“他翻我的衣柜!”

“嗯,是的,我们过得很好,他不太爱整理衣服,我会帮他分类整理好。”hannibal说,“我帮他换掉了沐浴露那些日用品,味道不太好。”
*****
“他不仅翻我衣柜,他还偷偷换掉了我所有的日用品,太过分了。”will这样说。
“还有还有,他不仅翻衣柜,我上次还撞到他偷走我的毯子,最气人的啊,他洗完之后还非要我盖几天再借给他,”will说,“我说怎么不见了,他肯定是嫉妒我的毯子比较舒服。”will生气。

“是的我们感情很好,会穿同款西装。嗯?我拿走了他的毯子?”hannibal望着隔间含情脉脉,明明只是一堵墙,感觉都要被他盯的脸红了,“嗯…说来话长。”

“同款西装吗?嗯,我们会一起去定制,老板人很好。”will赞同。
“跟他一起住是会变瘦的,我只敢吃自己买回来的肉,但是hannibal做饭好吃。”will说,“他的饮食很健康,太棒了,我甚至都不掉头发了。”
“偶尔也会遇到警局调查的人,我现在已经习惯了,总体来说,我们过得挺好。”

hannibal听了只是笑,什么也没说。
*****
“我觉得will是个怎么样的人?他更像一只小狗,他的眼睛很好看,他很吸引人,更吸引我,我不想他遇到他认为,比我更好的人。”hannibal说。
*你笑了。
“请别笑,我是认真的。”hannibal说。

“hannibal很优雅精致,但是个衣冠禽兽。”will拧着眉头稍加思索,“我是后面一个回答问题的,所以他不会知道我说了什么的吧。”
*你点了点头。
will松了口气:“但我挺喜欢他的。”
*****
*最后一个问题,你觉得他现在在想什么,这个问题会保密,不会告诉对方你的答案。

“吃掉下一个人?”will挑眉,若有所思的看向角落。

“我。”hannibal这样回答。


没了。

【poi】不务正业的龙跟你家王子好上了

一个很短的童话。是这么一回事,王子harold拐走了巨龙reese,女巫shaw去救他的路上遇到了里外都是黑的公主root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知多少多少年,无数的骑士追逐着恶龙。究竟是为了无限的名利还是漂亮的公主。
可这次不一样,x国的王子先生拐走了孤岛上的巨龙。
“你需要一个目标,恶龙先生。”王子如是说。
王子harold看起来人畜无害,实则居心叵测,哄的巨龙团团转,愣是住在城堡里回不来。
听说化作人形的巨龙reese体型健美,身材火辣,声音性感。
城堡里的人纷纷议论……
“我就喜欢他这幅机灵鬼的样子。”reese说。

孤岛上的恶龙原本与一位女巫shaw,对坐卧谈。
虽然日常里打斗不断,但两人也还算是手脚齐全,相安无事。
这恶龙被拐跑了,女巫一副不情愿的样子,打包了行囊出门去提人。
说来这位巫师小姐虽然听起来是个远程输出,实则是个近战法师。
路途遥远,shaw化妆成少女寄宿在y国,意外在黑咕隆咚的小巷子里救了公主root。救到了一个不管是切开,还是不切开都是黑的公主root。
采花的少女几下撂倒了壮汉,公主眼睛里亮亮的仿佛有星星。

她可不是那种甘愿住在城堡里,憧憬着嫁给某国王子的公主。她这么机智,她想征服世界。她不想做个好人。
公主root偷偷把凶器藏在背后。贴在shaw脸颊边上。看到shaw的第一眼,她就如此吸引人。root在心底偷笑。
shaw在酒馆里打探消息,root可以出现在那里惹出一桩大案子。
shaw在森林里寻找巨龙留下来的线索,root又可以正好被后母派来的猎人追杀。
这明摆着就是在故意偶遇啊。
两个人被困在深夜的森林里,四周狼嚎不断。root越坐越近,上下其手。
“你在勾引我吗。”shaw说。
“美女,我这叫强上。”root坏笑着说。
“下次调情要挑个好时候。”
“我也在考虑这件事。”root狠狠啵了她一口。



【巍澜】别废话了快上啊

写个小小小糖饼,不要当认真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今儿七夕,不用多说,赵处的七夕当然是沈教授,沈教授,和沈教授啊。

可照惯例这每天沈教授是要来接赵处下班的,今天却迟迟没有来。
不光是赵云澜急啊,特调处人人都急的跟蚂蚁似的,这儿跑跑那儿窜窜,愣是干不出半点实事儿。赵云澜就干脆一个个都给撵走了,那一个个抓耳挠腮的,真真都是月末最佳员工。
沈巍平时最准时了,七夕准备惊喜去了?不能啊,人沈老师不是这样的人啊。赵处猫似的卧在沙发椅里,给快睡着的自己点了根烟。他什么都可以不要,但沈巍,他可得抓紧了。
沈老师什么都办的妥当,可把他收拾的干干净净的,提前进入老年生活。
吃饭要准点,水喝的温的,烟要少抽。
可这都一盒了也没见沈教授回来啊,电话还打不通。天已经黑透了,饭点也过了。
赵处摁掉剩下那半截烟,处理掉一烟灰缸的物证。行,提人去。
这刚出门,猛地一拍大腿。靠,这不放着暑假呢吗。该打,这暑假都过去大半了,他竟然忘了。太久不做学生了。
噢,今天早上亲了沈巍额头叫他慢走,上课的时候要记得想他……
想你,还想你?想你这个大猪蹄子吗?
赵云澜啊赵云澜,你可真是个混蛋。这不是明摆着的自己是个过河拆桥的大渣男吗。
赵处本来是不准备在七夕大动干戈的,毕竟两个大男人,你侬我侬的确实没意思。
思来想去,准备就回家等着,就坐门口等,吓他一大跳。就真把那沙发挪到门口,大爷一样就地一摊,抽起了烟。

等了足足三刻钟,烟蒂堆成了小山。
赵云澜等的睡眼惺忪,那十几个人的脚步,他都没在意,门外沈巍的脚步声他一听就知道。听见声音停了,他就认定是沈巍。赶忙爬起来,摆好大爷姿势,

沈巍转开门锁,皮鞋就顶到了沙发脚。一双鲜血淋漓的手赶忙往身后藏。他没想到赵云澜在家,更没想到他会堵门口。
“云澜?”
沈教授故作镇静,触目惊心的一双手躲的更远了,那红红的一抹却欲盖弥彰。
“行了你别藏了。”赵云澜看了都替他头疼。
“解释解释,沈教授?”

沈巍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端端正正的站在边上,略有局促。想要抓一把赵云澜又顿时停了动作,想来自己手上还全是血呢。
赵云澜一连几天上楼要么是喝的烂醉如泥,要么是倒头就睡。可他喝多了就喝多了吧,这人酒品还喝多就喜欢赖人家沈教授身上,你赖着人也算了,还在沈教授身上浑身点火。
趁人之危可不是君子之举。沈巍很能忍。你看沈老师表面上若无其事,其实心里差点儿就绷不住了。今天看见赵云澜,他多想就这么抵着赵云澜,压沙发上抱一会儿。
“这血不是我的,我没有受伤。”沈巍说。
然后便没再开口。

沈巍知道赵云澜最关心什么,其他的,他不想说,赵云澜也不逼他。


“你这臭毛病就不能改改吗。”赵云澜说。
赵云澜叹了口气,狠狠把烟摁了。

赵云澜帮着搓干净沈巍那双脏兮兮的手,顺带着揩了几把油,又忙着带人家出去了。
这都快十点了,赵云澜还没吃饭,隐隐约约有些胃痛,想吃沈教授亲手做的饭。
“走,带我们沈老师一起买菜去。”
“十点了,你怎么还没吃饭。”沈巍皱了眉头。
“等你啊宝贝儿,不等到你怎么吃饭。”
“以后不用等我,身体要紧。”
“那不行,你不在我吃不下饭。”

说要买菜做饭,这才刚在货架前逛了没几步,赵云澜就不动了。
他说:“沈教授,今天可是七夕。”
沈巍:“……”
“那你不得有点表示吗。”赵云澜说。
赵处故作娇羞的用手肘撑了沈巍一下,挤眉弄眼,好一个沉鱼落雁。
超市里热闹的点儿过了,货架前面就他们两个,更显的气氛暧昧,叫人不敢动弹。
“我…我不知道该买什么…”沈巍结结巴巴的说。手伸进了兜里。

赵云澜本来是开开玩笑,没想到他当真了。看他正要从兜里掏什么出来,刚看见个角他就忙给他塞了回去。
那熟悉的蓝色包装。
“我靠,没看出来啊沈巍,你还挺会调情。”赵云澜惊呼。
“你平时不是…”
沈巍刚说了一半,赵云澜就拉过人家的腰揽上了,嬉皮笑脸的。
沉默了片刻,沈巍继续不动声色的挑菜,两人看起来相安无事。
赵云澜受不了了,他不想吃饭了,他想吃沈老师。沈老师耍赖,沈老师点火。生的那么一副清秀端正的样子,口袋里却藏了那种东西。
但沈教授习惯了,沈教授憋得住。沈教授没事。
沈巍只是脸色稍变,也发现自己这个礼物选的稍有不妥。挑了东西就忙往收银台逃。
沈巍平时很冷静,可不知为何见了赵云澜,就觉着脚不着地的。
沈巍一边走,赵云澜也挂在人家身上愣是下不来,惹得自助收银台的小姑娘频频回望。
看的赵处心里憋屈了。
“小姑娘,我男朋友特别好看,你说是不是。”赵云澜冲人家眨眨眼睛。
沈巍:“……”
他多想跑啊,可他不会用手机支付啊。两人就在那里杵着老半天。
最终沈教授实在忍不住打破了沉默,求饶一般。
“云澜,不要多嘴…”沈巍说。

“那是,嘴巴哪能多啊,亲你一个就够了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没了,祝各位七夕快乐

【拔杯】当然还是疯狂暗示啊

这次尝试了拔叔视角还是看着玩玩就好。
短小但不精悍


“Will Graham.”
非常纯粹的移情能力,说要移情,就真的开始不顾一切的投入进去。与现实格格不入,还有糟糕的气味。这是Hannibal见到他的第一想法。即便同样对心理得心应手,欺骗和猜测,他们太相似了。Hannibal知道,这非常,非常,吸引人。
但Will不一样,不同于自己的如鱼得水,他像个刚出世的孩子,纠缠反抗着和杀人凶手共情的感觉,把自己折磨的破破烂烂。他可真像只易碎的瓷茶杯。
所以从第一道菜开始,Hannibal一步一步的逼近,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这样畏惧又困扰的气质,又一点点残忍的将他逼入绝境。
将他送进监狱,看着他因为着急而满头大汗的样子,不断的从睡梦中被逼醒,颤抖着手连钟都画不好的样子,努力用手止血却又无法挽回的样子。
“Will?”
我会救你,只有我能救你。
在将他送入泥潭的同时,Hannibal知道,自己也在一步步没入水中。每一步行动都开始向Will的方向发展。他也开始慢慢的不受控制。
这是一场为你准备的盛宴。这样的心意再也掩盖不住,真是欲盖弥彰。
Will还是把自己送进了监狱,严密的防守和严厉的隔离,但获得了和Will更加宽敞的交谈。他甚至开始在一些事情上依赖自己的帮助,尽管他还不肯承认。
Will开始变的摇摆不定,从一昧追捕到私下的合作,Hannibal看到了喜人的变化,他亲手打碎的茶杯一块一块的粘合了回去。Hannibal想跟Will一起逃跑。三个人一起,自己,Will还有Abigal。
“和我,还有Abigal。”
怎么办,完全割舍不掉了。更能弹拨Hannibal的神经的还是,Will有了回应。可喜的回应,摆脱了那一段迷迷糊糊的脑炎时光,抓捕了自己之后,虽然无比清醒的Will,还是被看穿了。
Hannibal计算好了一切,为三个人铺好了所有的后路。太喜欢你了。如果能再靠近一点就好了。
即使是一定要滚满鲜血,即使是一起坠入悬崖。


稍稍脑补了一下拔叔的想法。
真是一塌糊涂,不管是我还是想象中的拔叔。

【多cp】情人节特辑 “surprise motherf**ker ”

因为写了自己喜欢的几对cp,又都短的不行。就把原来的标题全部去掉,东拼西凑的放在了一起。
依次内含spideypool,狼队,拔杯。注意避雷
贱虫是认制服不认人的。
看着玩玩就好



wadeXpeter
明明是情人节,wade却和他亲爱的peter分隔两地,心酸,实在是心酸。按照常理他是绝对不会在节假日出任务。
但是天道好轮回,苍天绕过谁,继wade去年情人节嘲笑过logen,scott节日加班他没人陪哈哈哈之后,他也在这个情人节被雇主骗到荒漠里清理残党。
本来以为半天就能搞定,没想到那鬼地方一辆车都不经过,wade只好在那里睡了一晚上。
“明天就是情人节啊,哥的baby boy一定在家里悲伤的等着哥,难过死了。”wade自言自语着,又一个亡命之徒倒在wade的石榴裙下。
wade的胸口甚至还给人开了一枪,说起来还是因为他颇具喜剧性的,用胸口迎上了子弹。
“噢,亲爱的peter。”wade富有感情的念道。
wade在唯一的一条马路边上竖着一根巨大的拇指。仔细一看,十分有deadpool的风格,都是尸体绑起来。
然而并没有人路过。说来也是啊,这种鬼地方,怎么会有人经过。wade喃喃自语。大概这是wade遇到spidey的人生以来第一次只有一个人过的情人节。
以前不管spidey到底有多抗拒,wade都会缠着他整整一天。
wade脸上笑得痴汉。
虽然事实是spidey每次都会将他捆绑。但没关系啊,只要spidey没有女,或者男朋友,一切都好啊。
wade惬意的躺在死人堆上。荒漠里的月光和黄土。还有几丛依旧顽强的杂草。还有,不远处的蜘蛛侠。
嗯?
“嗯…wade?”虽然peter带着面罩,但wade总觉得现在的spidey面红耳赤。
peter挠了挠头解释道:“啊…这事你知道吧,它说来话长,但我出现在这里真的是个意外,你不要误会,当然也有明天是情人节这个因素。”
peter坐在高处,不安的晃荡着的两条腿,漂亮的小腿在wade面前不安的踢起空气。wade都快硬了好吗。
叫人意外的是今天的wade没有扑上去一通教科书般失败性的强吻。
wade像只累极了的大型犬,黏糊糊的贴了上去,紧紧的的搂着peter。在他耳边吹气。
“情人节快乐。”
“噢……嗯……你也是。”

loganXscott

“该死的,谁要跟你过情人节。”日常温和的scott忍不住爆了粗,对logan竖起了一根食指,“现在,我们分头走,最好不要再见面。”
scott真的是超气的。本来跟logan出任务就是十分磨人的事情了,结果还是在情人节这一天。
那也就都算了,logan那点脾气,scott早有了解,但一路上logan的冷嘲热讽叫scott忍受无能。路上两人甚至为了logen那个“如果咱俩情人节出来干了一炮肯定是我在上面。”的笑话吵了起来。
scott当然不愿意啊,便越争越凶,还越描越黑,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们要干上一炮。
说着大家敬爱的队长孤军深入了敌人的内部基地,虽然这个小队也只有他跟logan两个人。
那可是兵家大忌啊,结果便是summers老师不小心在黑咕隆咚的胡同里,给人家“摸了两下”变成给残血抓走了。
顺带一提“摸了两下”是logan的说法。就当scotty要给人家解剖了看看的时候,logan终于清完了小兵,解救了狼狈的scott。
“惊不惊喜啊瘦子,”logan笑的得猖狂,如得逞了的渔翁,“情人节,和我,被我扛在肩上,走在去酒店的路上。”
scott浑身酸软动弹不得,只好愤愤咽下一口恶气,皮笑肉不笑。僵持不下的scott只好退让了一步,叹了口气。
“哎……情人节快乐。”
“啊?嗯。”logan含糊的应着。
其实那天本来只有scott一个人要加班出任务的。


hannibal X will

那天晚上,情人节的晚上。will收到了人生里第一束,来自男人的花。
是个惊喜,或者是个惊吓。
叫will更害怕的,是那天hannibal来拜访了自己。will咽了咽口水,手脚几近冰凉。
“我还以为来的会是alana。”will一点也没有要屈服的意思,毫不客气的说了一个不合时宜又十分尴尬的,还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。
“我还以为你会很开心。”hannibal坐在餐桌对面,静静地开口。
我靠,我又说错话了。will替自己捏了一把汗。
“哈哈哈哈…我当然很开心,你送花来我还以为你要跟我交往。”will再一次发起了进攻,will暗自夸自己真会讲话,这样就完美化解了尴尬啊!还能暗示他自己是直的。
“我还以为你明白我的心意。”
我靠!will震惊了,hannibal今天是来真的。这可怎么办,我绝对不能弯啊。虽然他做饭好吃人又优雅多金……
“好吧我承认我不会讲话,你准备怎么样,把我的嘴缝上吃了我?”will故作淡定的喝了一口咖啡,冷静的与食人魔对峙,语气听起来,甚至铿锵有力。哎呀咖啡真好喝,“或者。”
茶杯掉在地上,磕掉了一个口,咖啡弄湿了地毯。will没有把话说完,那天晚上都没有,因为hannibal真的把他的嘴缝上了,用hannibal自己的嘴。
也把他吃干抹净了。


sin
单身狗为自己捏了把汗。

【拔杯】拜托请带走我的心理医生

写了短小又不正经的拔杯,谨慎食用。




你好我是will graham,FBI的特调员。说来话长,我有一名叫hannibal心理医生。又说来话长,我觉得他吃人。
大概几个星期以前吧,我摸进了他家地下室,里面还有一条没吃完的腿。
hannibal做饭确实是很好吃的,他的生活精致的不像话,就跟他本人一样,每天的西装都是精心搭配过的。
而我偶尔连胡子都懒得刮。
回到主题,他做饭很好吃,这是真话,虽然偶尔也有十分奇葩的菜式,比如上次的肉冻,十分不合口味。
总的来说,和hannibal做朋友,每天饭点都只想去他家。
每次有人问他配方和肉质为何如此好,他都只是笑笑不说话。
不懂,确实是不懂,直到我去了地下室。
我再也没去hannibal家吃过饭。但他毕竟是我的心理医生,接触还是难免的。
我当然不敢解雇他了,他要是哪天把我吃了就很凉了。
每当他眉眼里满含关怀的看着我,我就十分紧张,手心出汗,内心崩溃。我曾一度失眠,每天晚上都混身虚汗的惊醒。
不能再这样下去了!will graham,像个男人一样!
于是我跑了,在雪夜里带着我的行李,当然还有枪。我的狗都交给别人照顾了,希望hannibal他不吃狗肉。我开心的上了路。
直到hannibal出现在了我的车里。
这也是我现在为什么被绑在餐桌边上看他吃饭的原因。至少我手脚都还齐全。
让我惊讶的是他没对我干什么事,经过一番思索,我想我应该是储备粮,现在还没到不得已要吃的时候。
但是更尴尬的是他对我还挺好的,多么温柔的人啊,我要是雌性可能已经坠入爱河了。
如果我没去过他的地下室的话。
托他的福,我每天都有刮胡子,甚至快忘了自己是被绑架了。
事情直到jack来拜访的那一天,他问我终于和hannibal同居的感觉如何。我觉得事情不对。但我没敢说话。
hannibal那天晚上后来还抱了我,我能感觉到他在我颈窝上吸气。我可想跑了,他的手都开始乱摸了。
他问我敢不敢动,我当然不敢动了。
但他对我还是好极了的。
你好我是will graham,说来话长,我觉得我的心理医生喜欢我,这算不算对他职业道德的一种怀疑。

sin

【spideypool】我吃掉了你所有的万圣节糖果

脑洞来自吉米鸡毛的万圣节活动。
ooc剧场
看着玩玩不要当真

“knock knock”
“knock knock”
布满街道的是浓黑,南瓜先生的眼睛在黑暗里幽幽的发着光。那是明亮的火焰,如果你不交出糖果,就将你燃着。
你在心里编写着叫人毛骨悚然的短句,这和你的万圣节装扮一点也不相符,你看起来太可爱了。
你已经为了迎合这个可爱的装扮,嗲着声音叫了一晚上的“knock knock”了。真是有辱智商。
户主一看门你用那种无辜的眼神盯着他,你装作有些羞怯的样子。
“trick or treat.”这让你自己都有些反胃,垃圾wade…要是peter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…
嗯…三分之一袋子,不行啊这户人家。你在心里吐槽着要糖果这种小孩子才会干的事情,真是幼稚极了,而且甜食对身体一点也不好…
“噫你怎么有这么多!”
“给我抓一把呗!”
几个差不多大的孩子惊喜的站在你面前,准备伸出邪恶的手。
“你动一下试试?”你拔出了腰间的一玩具刀,不知为何那把武士刀闪着银光。浓黑里你幽怨的眼神和笑容。
看着他们落荒而逃的背影,你只好叹了口气。啊…糖果,诱人的恶魔。
打劫完一整个街道,你的每一个口袋都装满了糖果,带出来的三个备用的袋子也都满了。但依然觉得wade十分可恶。
街道里最特别的那一栋房子,你家超显眼,是wade刷的。
“老天…你去抢劫别人的糖果了吗。”开门的是wade,peter看起来并不在家。
“当然没有,”你得意的挑眉,“是我比较聪明。”
“明明就是我挑的衣服好。”wade的同款挑眉。看似和谐的情况,而wade早已准备好了自己的计划。考虑到你对家里的熟悉,他早已准备好了藏匿糖果的地方。
peter不在家,你的命运便掉在了wade手里。
那天晚上你只吃了一包m&m's。
“爹!”那天早上你是惊恐的,甚至是惊慌的。你找遍了家里所有的角落,甚至是wade藏私房钱的地方,什么也没有,糖果集体失踪。
“啊?”wade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,日上三竿他却还在床上。说着翻了一个身。
“不见了,”你迅速的翻上wade的床,用手拉扯着wade怀里的被子,“昨晚的糖果,集体出走了!”
“糖果?”wade的嘴咂巴了几下,并没有认真对待的意思。
“你快醒醒!”你整个人都趴在了wade身上,“那可是三大包啊,加起来有几公斤呢,不会是你对它们做了什么吧。”你把装糖果的袋子放到他面前。
wade终于还是起来了,睡眼惺忪的揉了揉脸,提起袋子端详了几秒。
“噢…抱歉,我昨晚看电影的时候一不小心全给你吃光了。”
气氛突然变得很僵硬。你们大眼瞪小眼,沉默着,谁也没说话。
“全部?你一个人?”你满脸的蒙蔽,“你开玩笑吧,不可能。”
“是真的。”
“不可能的,一个正常人再怎么吃也吃不完的。”
“我又不是正常人,我一口含六个。”
眼前是满脸不在意的wade,你的脸开始气的通红。想起了昨晚的努力和付出,还有那身装扮。
“你怎么能这样…”你的声音有些沙哑了,带着点哭腔,“太坏了…你连说都没跟我说过。”
“抱歉…我昨晚实在是有点饿。”wade全力演绎。
“我只吃了一包m&m's。”声音越来越弱,你将自己埋进被子里。
“嘿,你先别伤心,你看袋子。”wade把袋子拿到你面前。袋子里确实是空的,“我都吃光了。”
“你!”你气到哽咽,像所有的孩子一样,你的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。控制不住了,你哭的有些撕心裂肺。
“我…我要告诉peter,你现在就去打电话!我还要告诉他你藏私房钱,我还要告诉他你偷偷骗我去吃必胜客,你…你…”被眼泪呛到再也说不出话,你跌跌撞撞的真的去找电话了。
“等下等下,别啊,小朋友,”wade急了,没想到你真的当真了,“我真的很抱歉,我可以道歉吗。”
你好不容易走到了门口,却被他一手揽了回来,更气了。
“你道歉没有用。”
“我真的很抱歉,你以后都要不理我了吗。”wade手忙脚乱的给你擦着眼泪。“噢…真是对不起,你可千万不要讨厌我。”
抽噎和眼泪将你呛得说不出话。
“我不讨厌你。”好半天你才憋出来一句话。
但倒是让wade惊讶了一会儿。
“我爱你,尽管你吃了我的糖果。”你的脸颊憋的通红。
“真的吗。”
“真的,但是爱peter多一点,你在我心里已经输了。”你怄气道。
wade有些哭笑不得。但是他觉得自己现在是一滩wade,被暖化了。



“其实我只是在开玩笑,”事后wade打开衣柜,“你的糖果还在。”
糖果们被放在了wade和peter的内裤了领带低下。
“噢…没…没事,你看,我不在意了。你…你可以自己吃的。”你差些面部僵硬说不出话,真是有够刺激的。


eggy
“hey peter,wade其实每个月都会强行带我去吃必胜客。
fin

【spideypool】当你在学校打了架

ooc小剧场。
写着玩玩不要认真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peter看到你拽着脏兮兮的裙子从校车上下来的时候愣住了,马丁靴上蒙着厚厚的尘土。天知道自己乖乖的小女孩会跟别人打架,不对,这个吐槽应该有理由条,十分隆重。
首先,这是个女孩,其次,这是个天天喜欢闷头看书不爱运动的女孩,最后,我家孩子这么聪明懂事,到底是是哪个智障小子这么坏,这可是个女孩子啊!
“你摔了一跤?”peter揉了揉自己的脑门,帮你把乱糟糟的头发理好。
“嗯。”看着peter心疼的帮你擦去脸上的灰,你闷闷的应了一声,“在沙坑里,我不小心的。”
peter看着自己的小女孩眼角都还红红的,心都要碎了。“来吧,我们先去换衣服。”
“这条裙子会变得不能穿吗。”你冲了澡,抱着脏衣服忧愁的从浴室里出来,“这条是wade送的生日礼物,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裙子。”
“放心,spiderman会拯救它的,它会变的和新的一样!”peter蹲在你面前,两人相互对视,他用和往常一样的语气尝试逗你开心,“别愁眉苦脸的,你这个样子wade会笑话你的,什么看书看到提前衰老,总是不运动像个老奶奶。”
“快回房间休息会儿吧,今天晚上我们可以去看电影。”peter捏了捏你的脸颊,看着你给了他一个抱抱,笑的无比灿烂。
peter真的是天使啊。上楼的路上你忍不住用双手捂着嘴,防止自己笑的太开心,脸都激动的红了。
膝盖有点痛,大概是打架的时候磕到的,你考虑着,去二楼房间隔壁拿药箱自己处理。
“嘶。”你疼的用力拍了拍床垫,向伤口吹着凉气。心里还一边咒骂着那个和你打架的死胖子。当时你差点就要爆出人生中的第一个粗口,但你没有,因为peter不让。
那个死胖子居然说我我爹很蠢一点也不酷,都不来开家长会?辣鸡!我爹超酷的好吗,他都懒的理你们这些凡人!辣鸡!智障!见他一次打他一次。想起今天打架的那一幕,那是你人生中第一次和别人打架,你十分兴奋。你还占了上风,那个死胖子的脑袋被你用厚实的《基督山伯爵》揍出了血。
当时带队的老师都被你吓得愣住了,谁知道那样一个每天抱着书的小女孩竟然气势汹汹的给了别人几下。如果不是那个胖子的朋友把你推倒在地,你肯定让那个胖子跪下求饶了!
用棉签清理着伤口,你感受到了自己的阴暗面。
但那还是不是让你伤心的理由,最令人难过的事,那个胖子逃跑的时候,竟然还说你是有两个爸爸的怪孩子?
我……你在心里恶狠狠的诅咒着那个胖子。我一桶食堂剩饭扣你脸上你的罪孽都无法减轻!我要在你鞋子里放钉子!放钉子!我要剪烂你的游泳裤!我还要借用课代表的私权丢掉你的作业本,哼,等着吧,明天你的作业本就会消失,一本,两本,甚至三本!我要让你补作业补到精神衰弱!
你皱着鼻子在草稿纸上乱刻乱画,笔记潦草的写着自己的复仇计划。
结果便是你在吃饭时,peter偷偷的摸上二楼,找到了你房间里的药箱和你堪称那完美的计划。peter不得不说自己都有些敬畏了,选择将那张纸收进自己的口袋里。
“我们不是要去看电影吗?”看着peter把你带到家门口的台阶上坐下,你无比疑惑。
peter沉思了一会,笑着看了你一眼。许久,他神秘兮兮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,递给你。
你倒吸一口冷气,心想peter大概要训你了。
但他没有。“你不觉得这个计划棒极了吗,我从家里的角落找到的。”peter把手臂垫在膝盖上,给脑袋找了个可以趴的地方。那双真诚的眼睛看着你,一点杂质也没有,比屈臣氏的蒸馏水还干净。
“走,我们不看电影了,我们去干更有意思的事情。”
“昂?”
然后便有了你们在那个胖子家的窗口,peter带上了spiderman的面罩,用蛛丝借走了胖子所有的书本和作业,当然还有那个瘦子的。他可是把自己的小女孩推倒在地上的人啊。
peter带着你买了巴菲,去了大厦的天台,你的父亲们似乎真的很喜欢这种地方。peter带着你坐在天台边上,是风景很棒的地方。
回家的时候你突然站在台阶上不动了,你的眼睛实在太酸了,你想告诉peter真相。你低着头转过身,不是很想看着peter的眼睛。
但你知道,peter和你说的时候,都喜欢蹲下来直视着你的眼睛。他说那样更亲切。
“他们说wade不来开家长会是因为他不够酷,还说我是有两个爸爸的怪孩子。”你越说越难过,眼泪已经要憋不住了,“但是wade很酷,超帅,我很喜欢和你们生活在一起,我也不是个怪…怪孩子。”说完这句话,你把自己闷在peter胸前,嚎啕大哭。这是你人生里第二次在peter面前哭的这么凶,第一次是六岁上一年级的时候。
peter也早早的准备好把你搂在怀里。
“你才不是怪孩子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warm egg
“我今天路过学校,看见我家小女孩揍了个大胖子,可帅了。”wade半夜才回到家里,忍不住向peter炫耀。
“早知道了,你消息也太慢了吧,像个老奶奶是似的,那两个傻小子明天估计要向老师解释道说,噢天啊!spiderman昨天晚上来他们家拿走了作业本。”
wade觉得自己得spidey学坏了。

【牙齿x牙套】他们在我嘴里玩sm




“刚刚不是还调戏我,说我有趣又滑稽吗,嗯?现在怎么不说话了。”牙套先生将牙齿狠狠压在身下。
“你耍赖…”牙齿先生咬牙切齿,羞愤的瞪着牙套,“我是钙…你比我硬多了!你无赖!混账!”牙齿先生挣扎着,试图用膝盖顶起压在自己身上的牙套先生。
正当牙齿先生的膝盖弯曲起来,他从没想到自己的腿,正好在牙套的两腿之间。牙齿先生不争气的脸红了。
“你…”
“是啊,我可比你硬多了。”牙套先生拿起装有了酸蚀剂的蓝色针管,慢慢滴在牙齿身上。
“别…你等等,”牙齿先生洁白敏感的皮肤很快起了反应,牙齿先生挣扎着缩起了双腿,“别,别用那个!”
牙套先生用钢绳绑住了牙齿的手脚,咧开嘴笑着,“现在你跑不了了,”牙套先生的手,在牙齿身上抚摸着,将粘合剂滴在牙齿先生的前面,“乖乖的,不要乱动,我会伤到你的。”
“别…求你了不要,会痛的。”牙齿先生脸颊通红,眼角蹦出了几滴泪花,满是水雾的眼睛看着牙套先生,写满了乞求。
“明明是你自己主动来找我,要我帮你矫正的,不是吗?”牙套先生把牙齿先生抱起来放在腿上,“现在又哭着说不要窟牙,你到底想不想要?”坚硬的小牙套先生,在牙齿先生需要贴合的地方徘徊。
牙齿伸出手臂搂住牙套的脖子,整个人挂在牙套先生身上。沉默了片刻。
“要…。”
伴随着牙齿先生的惊呼,牙套先生和牙齿先生紧紧贴合在一起,钢绳拉进,它们密不可分。
“呜…”牙齿先生闷哼,被束紧的感觉似乎并不差劲。
“坐好,好戏还在后面呢,过三个小时你大概就会开始疼痛不已,”牙套先生笑着告诉牙齿,“到时候你就会开始口齿不清的求我取出来。”
牙齿先生迷迷糊糊的趴在牙套先生身上,哼哼唧唧的反驳。
“但我不会,至少在这一年半里,我一步也不会离开你。”



牙套先生坐在床边,看着一旁睡熟了的牙齿。他呼吸平稳,睫毛不时扑闪着,睡的很好。牙齿今天真的太累了。
牙套先生还是放松了些,他还是心疼着牙齿的,不想让他疼的哭出来。
看着牙齿,牙套先生还是咽了口气,捻起他头顶的碎发。
“不趁虚而入,再过一年半,就再也见不到你了,可爱的小朋友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今天去窟牙了,牙齿好疼,好有趣,我看起来好滑稽